<code id="ucgaw"><strong id="ucgaw"></strong></code>
<object id="ucgaw"><s id="ucgaw"></s></object>
  • <td id="ucgaw"><blockquote id="ucgaw"></blockquote></td>
  • 歡迎進入多氟多公司官網!
    股票代碼:002407

    央視一套《焦點訪談》欄目關注隱形冠軍多氟多《追求極致 “鋰”中有我》

    2022/9/2 8:50:32

    轉自:央視網

    新能源汽車產業是我國大力扶持的新興產業,而鋰電池則是新能源汽車的關鍵部件,這幾年新能源汽車產業在我國的飛速成長,和我國在鋰電池上的制造能力有很大關系。鋰電池制造需要正極、負極、電解液和隔膜四大關鍵材料,現在這四大關鍵材料已經全部完成國產化,為我國整個鋰電池產業的發展鋪平了道路。這其中離不開上下游產業鏈協同,也離不開隱形冠軍發揮的作用。今天我們就來認識鋰電池行業的兩家隱形冠軍企業。

    2021年,我國全年動力鋰電池產量達到219.7GWh,同比增長163.4%,全球動力電池前十大企業中,有八家是中國企業。據國際能源署(IEA)統計,中國鋰電池產量占全球市場的四分之三以上。

    電解液是鋰離子電池的重要組成部分,號稱鋰電池的血液,對電池的性能至關重要,而六氟磷酸鋰又是電解液中最主要的一種核心成分,它技術含量高,占電解液成本的50%左右。2021年,全球六氟磷酸鋰的總產量為6.8萬噸,這其中有近三分之一來自中國的多氟多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,從2014年開始,多氟多連續8年產銷量居全球第一。

    說起今天的企業地位,多氟多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李世江底氣十足,而在十幾年前,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。當時,中國的鋰電池電解液的核心原料——六氟磷酸鋰還全部依賴進口。2006年,李世江曾去國外的一家生產六氟磷酸鋰的企業考察。

    多氟多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李世江說:“講得挺好,就是不讓看生產線。他說六氟磷酸鋰是長期科技積累的結果,這個事你們真的干不了?!?/p>

    六氟磷酸鋰是氟化工領域“皇冠上的明珠”,當年售價高達100多萬元每噸,靠從國外買成本巨大、企業難以承受。于是李世江下定決心要自己研發六氟磷酸鋰。當時,企業連做實驗需要的最基本的設備都沒有,他們只能根據已有的化工原理,從零開始,邊摸索邊實踐。

    多氟多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總工程師閆春生說:“都是高毒、高危險、高腐蝕的原料,夏天的時候沒有降溫裝置,氟化氫非常容易氣化,尤其是無水氟化氫,沒有人知道如何把它從生產線上取到實驗小瓶中,第一次是我去開的,但是我手抖,我也害怕?!?/p>

    而在技術攻堅的過程中,研發團隊還遭遇過幾次爆炸,雖然沒有造成人員傷亡,但更讓大家每一步戰戰兢兢,如履薄冰。

    經過兩年努力,2008年,多氟多終于自主研發出六氟磷酸鋰。雖然只有僅僅兩克,但卻讓企業上上下下歡欣鼓舞。經過不斷研究迭代,2011年,多氟多的六氟磷酸鋰產量達到1000噸,成為國內第一家自主研發并且產業化的六氟磷酸鋰供應商。

    因為在技術上取得的突破和為國家新能源事業的支撐,多氟多于2017年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,培養出了一批技能型人才。他們不斷在實踐中總結經驗,提高生產標準。馮曉港是多氟多一個分廠的廠長,該廠主要生產電子級氫氟酸,這是一種高純電子化學品,是蝕刻和清洗半導體芯片的關鍵材料,因為對產品的精細度要求極高,所以生產過程的每個操作和生產環境的純凈度,都有著最嚴苛的標準,甚至員工的工作狀態,都必須要求保持平穩。

    各個環節的技能型人才凝聚在一起,共同打造出一流的產品。而要不斷進步,在全球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,不僅要培養和依靠內部人才,也要借助外部智慧的“大腦”。

    8月6日,李世江帶領著多氟多的高管團隊,和清華大學化工系的教授們一起做交流,兩天的會議主要圍繞關鍵技術攻關和產業發展規劃展開研討。借助“外腦”苦練內功,加強產學研合作,多氟多這些年來沒有中斷過。

    不久前,多氟多宣布,他們生產的ppt級電子級氫氟酸,在成功打入美國、韓國市場后,正式進入臺積電合格供應商體系。這意味著,他們的產品獲得了世界半導體工業里最強賽手的認可。

    要生產出ppt級電子級氫氟酸,需要達到萬億分之一的潔凈度,這是半導體用電子級氫氟酸的世界最高級別,多氟多為攻克此項“卡脖子”技術,努力了12年。

    創新是企業發展的邏輯起點。這兩家隱形冠軍企業都是靠著一股子拼勁兒,接連攻克“卡脖子”技術,實現從跟跑到并跑,再到領跑的跨越,企業多年來走過的每一步都和創新分不開。而中國的鋰電池行業之所以能發展得欣欣向榮,甚至對接國際一流車企,在國際市場上實現話語突圍,正是因為有一批隱形冠軍頂梁柱的支撐,從上到下建立起了國產化主導、相對穩定的供應鏈體系。無論是為了產業生態繁榮,還是為了把關鍵核心技術牢牢握在自己手里、保證供應鏈安全,我們都需要更多這樣的隱形冠軍。

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